“印太经济框架”可持续性存疑

5月23日,美国总统拜登在日本宣布启动所谓的“印太经济框架”。这项由美国主导的“亚太经济伙伴关系”表面上是区域经济合作倡议,但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,它都难以成为主导亚太地区的经济制度安排,反而可能沦为制造分裂对抗的地缘政治工具,其可持续性存疑。

其一,“菜单式”模式具有“强制消费”性质,成员国难以全盘接受。“印太经济框架”原则和标准由美国主导制定,体现了美国的霸权地位。所谓“高标准”的背后是为了保护美国工人、小企业主和农场主的利益,维护美国的基本盘,实际上是一种“换装”贸易保护主义。这类贸易保护主义逆区域经济一体化潮流而动,根本上违背了自由贸易原则,难以长久。

其二,日、韩等发达经济体收益与付出不成正比,难以承受与中国完全脱钩的代价。日本是《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(CPTPP)的成员国,也是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的成员国。特别是RCEP生效后,日本出口工业产业的关税最终降低91.5%,对华出口商品的零关税比例由8%增至86%,并为其GDP贡献2.7%的增长率。RCEP给日本经济带来了“巨大红利”。对于“印太经济框架”,日本共同社不得不承认,议题不含降低关税,难以增加向美国市场的出口,对参加国而言“好处不多”。

韩国也是RCEP的成员国,RCEP推动韩国汽车、钢铁等商品关税大幅降低,促进出口攀升;网络游戏、动画、电影、唱片等服务市场会进一步开放,对韩国文化产业更是一大利好。与此相比,没有市场准入和税收优惠条款的“印太经济框架”,对韩国来说似乎是“硬塞进来”的累赘,甚至包含风险与代价。韩国《亚洲日报》称,目前,韩中双边贸易额突破3600亿美元,相互投资突破1000亿美元。为此,韩国官员明确表示,韩国加入“印太经济框架”不涉及供应链脱钩。

其三,东盟国家担心东盟中心地位受到冲击,对“印太经济框架”防范心理很重。东盟国家领导人在5月中旬的美国—东盟特别峰会就明确指出,包容性合作是地区合作的优先方向。菲律宾金砖国家政策研究会研究员安娜·马林博格—乌伊表示,“印太经济框架”的目的是在地缘政治和经济层面为亚太地区制定规则,提升美国利益,维护美国全球霸权。“从这个角度来说,这一框架可能不会在东南亚获得太多支持,因为它可能在东盟国家之间制造分歧,危及亚太许多国家与中国之间卓有成效、富有成果的经贸关系。”

其四,美国信用受到质疑,美国是否履行承诺存在诸多不确定性。在奥巴马政府时期,美国主推“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”。2015年10月,12个成员国结束谈判达成协议,并于2016年2月正式签署协议。但在2017年1月,特朗普上台后正式签署行政命令取消该协定。特朗普不断“退群”和毁约的行为令许多国家对美国的信用产生了严重质疑。当前,美国国内政局不稳,这一框架没有经过美国国会的授权和批准,是否能获得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的广泛共识还是一个未知数。况且其谈判周期将持续12—18个月,存在诸多变数。

其五,经济问题政治化、武器化、意识形态化,与亚太合作成功密码相违背,注定失败。“印太经济框架”高举所谓“价值观”和“高标准”,以此进行身份界定,是典型的地缘政治工具。在劳工和环保标准以及跨境数据流动规则等领域,很容易与人权标准挂钩,充满意识形态偏见,与区域合作共赢的发展规律相违背,必定难以走远。

亚太地区是全球经济最活跃的地区,存在众多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协定。为了充分发挥这些自由贸易协定的效益,地区国家同意启动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,落实《亚太贸易协定》,推动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。美国强推“印太经济框架”,违背区域内达成的共识,将区域内的经济问题政治化、武器化和意识形态化,其结果只会使区域内经济成本越来越高,其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难以维持。总体看,“印太经济框架”一推出就遭到各方质疑,将来很可能成为一个“半拉子”工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