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家公园一般控制区将对旅游者公众开放

首批国家公园都有哪些特色,未来国家公园该如何建设,下一步还会在哪些重点区域创建国家公园?国家公园建设中,生态保护和原住居民的生产生活如何平衡?国家公园建成后是否会对公众开放?5个国家公园在体制创新、生态保护、社区整合发展等方面积累了哪些有益经验?10月21日,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林草局等部门相关负责人回答了这些公众关注的问题。

国家林草局副局长李春良介绍,针对现有自然保护地存在的空间重叠、边界不清、权责不明、保护与发展矛盾突出等问题,提出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,主要有几个方面的考虑。

首先是创新自然生态保护体制。设立国家公园,将整合各类各级自然保护地和周边生态价值高的区域,破解部门、地方利益与行政体制的分割,有效解决交叉重叠、多头管理的碎片化问题,建立统一规范高效的管理体制,实行最严格的保护,整体提升我国自然生态系统保护水平。比如,大熊猫国家公园将原来分属不同部门、不同行政区域的69个自然保护地连为一体,明显改善了自然生态系统的连通性,使13个相对独立的大熊猫局域种群连成一片。

其次,突出原真性、完整性保护。设立国家公园是从国家利益出发,大尺度保护国土生态安全屏障的关键区域,具有国家代表性乃至全球价值的自然生态系统、生物多样性和自然遗迹集中分布区,以及原生态强的自然区域,从而实现山水林田湖草沙的一体化保护。

从更深层的意义上讲,国家公园是一种以未来人类生活空间锻造为目标的自然文化形态,兼有科研、教育和游憩功能,将为公众提供更多贴近自然、认识自然、享受自然的机会。

国家公园研究院院长唐小平表示,在国家公园建设中,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既要保护又要安排好原住居民的生产生活。“为此,近期将采取几项措施。”

首先要做好每个国家公园的规划,强调牢记生态保护第一的理念,把生态系统的关键地区、生态敏感区和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区域,划到核心保护区,实行严格的保护。在核心区里,原有的工矿企业、村镇、开发项目,该退的应该要退出来,“如果有一些村庄或者暂时不能退出来的,可以设一个过渡期,先后有序退出。”

其次,引导原住居民绿色发展转型。特别创新一些特许经营的模式,优先考虑当地居民或当地企业参与国家公园的特许经营项目,支持当地居民在适宜的区域从事一些像林下经济、农事体验等经营活动,推动园区居民的转型发展。

逐步完善生态补偿政策,特别是建设森林、草原、湿地、荒漠等一些生态保护补偿机制,也要引导地方建立一些差别化的生态补偿政策。“考虑到当地政府和当地居民因为生态保护、开发项目退出受到的一些损失等因素,中央财政转移支付也要向国家公园所在地区进行倾斜。”唐小平说,也要探索建立野生动物致害补偿保险制度,完善生态护林员的选聘制度,鼓励和吸引当地居民参与国家公园的保护和管理。

唐小平说,将尽快研究出台国家公园空间布局方案。“在全面系统分析我国自然地理格局、生态功能格局的基础上,我们对全国进行了自然生态地理单元的区划,在每个区里选择能够代表国家形象、体现全球价值、国民认同度高,又有独特自然景观和丰富科学内涵的区域,作为我们国家公园的候选区,也把这些候选区纳入到国家公园空间布局,是我们今后正式设立国家公园的一个基础和依据。”

本着储备一批、创建一批、设立一批的思路,建立一个动态开放的国家公园储备机制,引导全国各地推动国家公园的创建。综合考虑国家的生态安全需要,公众的关注度和地方的积极性等因素,下一步重点在青藏高原、黄河流域、长江流域生态功能的重要区域,还有广阔的海域,创建国家公园。“比如像黄河口、秦岭、若尔盖、南岭、辽河等这些区域,我们将按照成熟一个设立一个的原则,推动后续的正式设立工作。”唐小平说。

他表示,国家公园设立只是一个起点,下一步要把它建设好。首先,要组织编制好这5个国家公园的总体规划,组建好公园的管理机构,依据批复的边界范围进行勘界立标和自然资源资产的确权登记;按照每个国家公园的具体生态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自然保护、生态保护和生态修复;做好保护和社区协调融合,加强了保护站点、巡护监测、科研宣教等基础设施的建设。

“国家公园不能建成‘无人区’,也不是一个‘隔离区’,更不是我们人为设定的一个禁区。我们要做的就是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,营造一个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场景,要把生态保护和生态游憩、生态体验相得益彰。”李春良说。

唐小平表示,国家公园建设的其中一个目的,是使广大人民群众能够享受到国家最美、最优质的生态产品。“国家公园顾名思义也是人民的公园,坚持全民公益性是国家公园重要的理念之一,所以国家公园里这种青山常在、绿水长流、空气常新,是最好的生态产品、最美的自然课堂,同时也是最有吸引力的生态体验胜地,所以肯定是要对公众开放的。”

按照现在的规划,国家公园划为核心保护区和一般控制区进行管控,核心保护区里原则上只对科学研究、考察、监测等活动进行开放;一般控制区的范围对旅游者、公众开放,满足公众进入自然、亲近自然的要求,所以会建一些像自然教育基地、科普基地、野外观测点,包括露营、徒步、解说系统等,主要开展自然教育、自然游憩和生态体验活动。

同时在国家公园里开展旅游活动和大众旅游有所区别。今后要实行管理权和经营权分离的模式,除了公益性活动外,一些经营性的活动采取特许经营。在国家公园里将根据环境容量,合理确定每年或每天访客承载的数量,建立门票预约制度,科学测算运营成本,体现公益属性。“原则上公益性项目可能都是免费的,经营性项目实行特许经营,根据每个项目特点核算成本,少收费,要严格控制经营服务类的价格,主要目的是让公众进入到国家公园,能够感受自然之美,弘扬国家公园之美。”

第一批正式设立的5个国家公园,实现了重要生态区域的整体保护,涵盖了所在区域典型自然生态系统以及珍贵的自然景观和文化遗产,保护了最具影响力的旗舰物种。都是我国生态安全战略格局的关键区域,对构建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发挥着示范和引领作用。

第一批正式设立的5个国家公园,保护面积达23万平方公里,涵盖我国近30%的陆域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种类。

地处青藏高原腹地,保护面积19.07万平方公里,实现了长江、黄河、澜沧江源头整体保护。园内广泛分布冰川雪山、高海拔湿地、荒漠戈壁、高寒草原草甸,生态类型丰富,结构功能完整,是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高寒生态系统大尺度保护的典范。

保护面积2.2万平方公里,横跨四川、陕西和甘肃三省,是野生大熊猫集中分布区和主要繁衍栖息地,保护了全国70%以上的野生大熊猫。

保护面积1.41万平方公里,跨吉林、黑龙江两省,与俄罗斯、朝鲜毗邻,居住着我国境内规模最大、唯一具有繁殖家族的野生东北虎、东北豹种群。园内植被类型多样,生态结构相对完整,是温带森林生态系统的典型代表,成为跨境合作保护的典范。

位于海南岛中部,保护面积4269平方公里,保存了我国最完整、最多样的大陆性岛屿型热带雨林,是全球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——海南长臂猿唯一分布地。

跨福建、江西两省,保护面积1280平方公里,分布有全球同纬度最完整、面积最大的中亚热带原生性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,实现了福建和江西区域武夷山生态系统整体保护,拥有世界文化和自然“双遗产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