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育媒体人发声:男篮国家队只能规划一名球员月薪是这些

虎扑09月13日讯 由杨毅侃球发表,国内篮球媒体人殳海撰文题为《在中国男篮归化前,你所该知道的一切》的文章。

这个夏天,国际篮球赛事不断。和我们有关的比赛,从亚洲杯到世预赛,中国男篮战况不利;和我们无关的世界里,欧洲杯精彩纷呈,讨论热度远超以往。

于是因为中国篮球内部的风吹草动,也因为亚洲欧洲大量国家都启用了归化球员的发展现状,有关归化球员的讨论甚嚣尘上。但在是否归化的正反双方意见之外,还有许多讨论存在着较多误区。有关中国男篮是否该归化,应该归化谁,我们无权决定,只能通过一些现有案例,阐述归化球员在国际范围内的发展现状,从而厘清归化这一篮球现象的来龙去脉。

归化球员,或者说归化运动员,对体育迷而言已经是耳熟能详的一个词汇。但究竟什么是归化球员(Naturalized Player),以及在篮球项目上,归化的具体规则是什么样的,是我们首先要展开的第一个话题。

根据国际篮联FIBA在2022年3月26日更新的章程,我们可以看到在FIBA规章第三册,有关运动员资质的第一章、第20条A段和第22条中明确提到:

“一支国家队,在参加所有由FIBA组织的竞赛时,队内可以拥有一名球员,是在16岁以后通过归化或者其他合法途径获得该国国籍的。而一名球员在年满17岁后,曾经代表一个国家参加过任何FIBA组织的主要国际赛事,则不得为另一个国家出战。”

这一条规则,首先就可以确认,像中国男足一样在前场都是巴西人的现象不会出现。其次,这条规则的存在,使得很多国家队的这个唯一名额经常会产生激烈竞争,比如西班牙国家队曾经的两大归化球员,尼古拉-米罗蒂奇、塞尔吉-伊巴卡,他们可以在场外勾肩搭背,但却无法在同一届赛事同报名。

以菲律宾为例,前后的几任归化球员,加入菲律宾国籍的方式不尽相同,比如安德烈-布拉切是归化入籍,乔丹-克拉克森因为母亲拥有菲律宾国籍而自动获得,但在FIBA规则下,他们的身份没有区别,都是归化球员。

举例来说,近来欧洲杯上在希腊队表现抢眼的泰勒-多西,他的母亲是希腊人,他可以通过这样的血缘关系非常容易地取得希腊国籍。但因为他在2015年,也就是19岁时才拿到希腊护照,所以他在希腊队的身份依然是归化球员,2019年FIBA官网在介绍希腊队阵容情况时,也曾经明确指出泰勒-多西是希腊的归化。

“即便这名球员从出生开始就拥有某国国籍,但他也必须在16岁之前作出声明,否则也将适用于归化条款。”

那么至于如何能证明在16岁之前就拥有国籍,FIBA认可最有力的证据,就是这名球员能够出示16岁以前就已经取得该国护照,有趣的是,对归化球员一直非常渴望,甚至希望不断通过外部条件增强实力的菲律宾队,对国际篮联的规定可谓研究得相当透彻,菲律宾篮协(SBP)最早在2015年就曾经放风表示,他们找到了电子资料(下图),克拉克森在2004年,也就是12岁开始就已经获得了菲律宾国籍。

于是在2015年长沙亚锦赛报名名单上,菲律宾就已经堂而皇之地将克拉克森(下图22号)、布拉切(下图1号)同时填写在24人报名大名单中,但国际篮联很快给出了判定结果,所谓的克拉克森护照上没有印章、字迹难以辨认,无法作为采信证据,克拉克森不被认可为菲律宾本土球员。

近年来,菲律宾国家队仍有幻想,希望休斯敦火箭队的2021年榜眼秀杰伦-格林,和克拉克森其中之一能够得到国际篮联的破格认可,从而共同为球队组成后场上阵。但显然,他们并不在破格行列。

事实上,国际篮联的归化球员虽然秉承着“16岁一刀切”的原则,但却也是有特例能够申请到豁免的,而且菲律宾人自己应该对这条规则很了解才对。

FIBA章程规定:“如果一名球员无法出示16岁以前获取的该国护照,但符合以下几点要求的,国际篮联秘书长有权酌情对此做出决定,予以其非归化球员的豁免身份。”

这三点要求中,最后一点显然相对软性,前两点要求则较为明确,就是这名球员需要既在该国长期定居,又在该国联赛有相当的效力年份。而菲律宾队历史上,恰巧有过这样的一个豁免特例,就是1988年出生于俄亥俄的格雷格-斯劳特。

他本身也拥有菲律宾血统,但能够打动FIBA的点在于,斯劳特在2007年已经搬到菲律宾名城宿务定居,因此2018年9月时任国际篮联秘书长的帕特里克-鲍曼,在公函上明确指出:斯劳特在17岁获得菲律宾护照,和16岁的要求差距很小;他已经从2007年定居菲律宾迄今;他过去11年间都在菲律宾攻读学业以及在菲律宾联赛效力,于是他此后在国家队的效力将不再有任何限制,于是从这一份函件开始,斯劳特在菲律宾国家队的身份从归化转为本土球员,但此时他也已经30岁了。

就国际篮球而言,斯劳特的身份转化没有掀起太大水花,但有一位世界名将很可能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,这个人就是希腊国家队的主力控卫尼克-卡拉西斯。

和新任归化泰勒-多西相比,卡拉西斯从外形到名字,显然更像希腊本土球员,但事实上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。卡拉西斯生于佛罗里达,他的家庭从曾祖父辈就已经移居,祖父在1926年时生于。

2008年时卡拉西斯遵循祖父的遗命,希望能够代表希腊国家队出战。他赶在08年北京奥运会前,也就是2008年的6月30日取得了希腊护照,虽然当年他没有能够入选希腊队大名单,只为希腊U20年国青出战。但一年后卡拉西斯再进一步,直接放弃了在佛罗里达大学如日中天的NCAA表现,直接迁居希腊,加入了希腊豪门帕纳辛奈科斯,同时也成为了希腊国手。

按照规定,2008年时卡拉西斯已经19岁,根据“16岁原则”他显然也应该被列为归化球员,所以他和泰勒-多西的身份原本存在冲突。所以比较合理的分析是:2019年多西开始申办希腊国籍时,希腊篮协同时开启了卡拉西斯身份本土化的申请。到2019年时,卡拉西斯总计在希腊生活了10年,其中他效力希腊联赛达到7个赛季,和上面提到菲律宾球员斯劳特的数字都非常接近,更何况在2018年8月,希腊人安德烈斯-扎格基里斯接替了当年意外辞世的鲍曼,成为了国际篮联的新任秘书长。

这么一看,为什么从2020年开始,卡拉西斯能够离开希腊本土,开始去西班牙、土耳其等国豪门效力,这个时间点未必是偶然。

看到这里相信大家已经有了一定了解:16岁以后加入某国国籍,就会被认定为归化球员。那为什么每个国家对于是否使用归化态度不一,而且归化的人选有强有弱呢?

在全球范围内,有一定数量的国家允许公民拥有双重国籍,且对于入籍没有太多限制,像这样的国家得到一名归化球员就相当容易,只要和球员本人谈妥条件,就可以由相关部门为这名球员出具护照,加入该国国籍。比如本届欧洲杯上,克罗地亚队的归化球员贾林-史密斯,从7月下旬开始被克罗地亚列为归化目标之一,8月20日拿到护照,9月1日就踏上了欧洲杯赛场,日前接受采访时贾林·史密斯甚至坦言道:“在他们给我打来电话之前,我甚至不知道克罗地亚这个国家到底在哪儿。”此前职业生涯,史密斯一直在德国联赛效力,甚至都没踏上过克罗地亚的国土。

但也有部分国家,对入籍的态度较为慎重,这样一来就使得归化球员的选择余地被缩小了不少。

也就是到在工作的第6年,才有可能申请护照。这也就是为什么前NBA球员尼克-法泽卡斯,从2012年起就效力联赛的川崎勇者雷霆,但直到2018年他才有资格获得公民身份;2013年起一直在打球的莱恩-罗希特,则自然要到2019年才获得机会——这样的规则,使得对于归化态度非常开放的队,只能在有限的几名球员中选择,实际上让战力折损不少。

当然,规则是死的,人是活的,国际篮联的规定改不了,但有的国家自己的入籍规定却是可以改的。在欧洲杯期间,经常有球迷提问,立陶宛队看上去就缺一个好后卫,为什么他们不归化一个呢?因为立陶宛也是一个对双重国籍限制非常严格的国家,绝大部分时候,中国领事服务网也有官方说明:除特殊情况外,立陶宛一般不承认双重国籍,外国公民在获得立陶宛国籍后,自动丧失其原国籍。但如此严格的规定下,立陶宛本届欧洲杯阵容里,其实就已经有一个特批入籍的球员,那就是上赛季效力魔术的伊格纳-布拉兹代基斯。

布拉兹代基斯出生在立陶宛,3岁随父母移居,不久后又定居加拿大,长成后他成为了加拿大国青男篮的一员。按照立陶宛法律规定,布拉兹代基斯获得加拿大国籍后,也就自动放弃了立陶宛国籍,但从2019年拒绝为加拿大出战世界杯开始,布拉兹代基斯就展现了强烈的为立陶宛出战世界大赛的愿望。为此立陶宛总统吉塔纳斯-瑙塞达也是反应热烈,在2020年1月做出表态,“一个三岁离开立陶宛的孩子没有选择的权利,当时的客观因素不应该阻止他为立陶宛效力的愿望。”总统的意思,他非常愿意为布拉兹代基斯特批入籍,而又一年后,

在2021年立陶宛更是更新了该国《公民法》的第7条,扩大了立陶宛双重国籍持有条件的范围

:即出生时是立陶宛公民,但18岁之前取得另一个国家公民身份的人,可以拥有双重国籍——为了不让你显得过于特殊,不如就修改一条可以把你框进去的条令,布拉兹代基斯这个特事特办的面子可是太大了。当然,他的这本新护照在22岁才取得,理论上他也应该属于立陶宛队的归化球员,不过新赛季布拉兹代基斯已经决定离开NBA,回到立陶宛豪门扎尔基里斯效力,在未来得到豁免也是大有可能。

有归化的一方,就有被归化的另一方。现在我们很清楚了,国家队引进归化球员,为的是提升球队竞争力。那么被归化的那些悍将们,他们又是为什么呢?

首先要承认,有一些被归化的球员是怀抱着梦想的。比如上文提到,希望为立陶宛出战的布拉兹代基斯,比如2008年希望得到一个亮相奥运会机会的克里斯-卡曼等等。

但被归化球员们,最重要的诉求还是挣钱,明码标价,你给钱,我办事。每名球员实力不同、每个篮协的财力也有巨大差别,所以归化球员们的价格没有一定之规,但就整个国际范围来看,

有价格相对低廉的,比如中国台北队在亚洲杯上亮相的新归化阿提诺,月薪仅有1.5万美元;而安德烈-布拉切,在2017年时就曾经狮子大开口,向菲律宾篮协索要当年亚洲杯的出场费100万美元,最终吓退了菲律宾人。对国际篮坛这些打工仔而言,在休赛期能找到多一份工作,和俱乐部比赛时间完全不冲突,显然是一个非常优质的选择。值得一提的是,国际篮球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:美洲球队,是很少使用归化球员的。本届美洲杯比赛已经于日前结束,阿根廷对阵巴西的决赛舞台上,你看不到任何归化球员的身影,这一点和欧洲杯大为不同,篮协财力有限当然是最重要的原因,但一些非洲国家为什么又有归化球员?归根结底,还是跟钱和政策有关。

来自的很多球员,一旦被欧洲国家归化后,就会得到一个额外的好处,那就是拿到了欧洲护照,这样一来,他们在很多国家的联赛里就被免除了外援身份。比如全欧洲水平最高的西班牙ACB联赛规定,球队外援数量不限,只要保证至少拥有三名西班牙青训体系培养的球员(上图JFL),但在所有外援中,非欧洲护照(EXT)的球员则每场只能报名两人,而此前拿到过斯洛文尼亚国籍的前锋安东尼·兰多夫,在上赛季的皇马阵中就被表示为欧洲护照(EUR)。

而与此同时,西甲联赛又规定,持有非洲护照的球员,被标记为COT,也不计入非欧外援名额。比如上图中巴塞罗那的0号布兰登-戴维斯,就持有乌干达护照,他在巴萨队内就和其他外援不冲突,而来自澳大利亚的艾克萨姆就因为持有非欧护照(EXT),以至于在西甲总决赛期间还屡屡无法登场。

乌干达国家队的另一位归化球员,现效力NBA太阳队的伊斯-维恩莱特(当然,他和刚才提到的布兰登-戴维斯同时只能上一个)就曾说过,“在欧洲效力时就有人提醒我,弄一个非洲身份,对我将来是有好处的,所以乌干达篮协找到我的时候,我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”这份好处,显然就是在效力欧洲很多联赛时,更容易找工作,更容易挣到钱。

细想想,如果没有欧洲、非洲国家邀请你成为归化,这份好处也不是想有就有的——护照这东西,别人不发,你可不能抢。

供求双方都有自己的目的,这就使得归化球员这件事儿成为了一个系统性的工程,如今已经在国际篮球体系下生根发芽。

国际篮联秘书长安德烈斯-扎格基里斯不久前接受欧洲媒体采访时就提到:“几年来我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来思考、论证、审查了多达数百份球员的申请。”

由此可见,一名球员代表某个国家出战,在FIBA体系下是由秘书长亲自审核的大事,但全球各国篮协提出申请的球员数量,却是相当之巨。

回首历史,早在20世纪70年代,人韦恩-布拉本德就成为了影响世界篮坛的归化球员。他从1967年开始为豪门皇家马德里效力,数年后受到西班牙篮协的邀约,当时政策下,为了能代表西班牙队出战,他甚至放弃了国籍。1973年他不仅带领西班牙拿下欧洲亚军,个人还当选赛事MVP,在1991年则被评为FIBA历史50杰之一。

及至八九十年代,归化球员发展更为兴盛,西班牙队内出现了黑人球员奇科-西比利奥的身影;甚至细究之下,连篮球王国也曾经启用过归化球员,甚至为了让这位归化登场,篮协也曾经反复向FIBA提出申诉特批:当然,为了这个叫奥拉朱旺的人,这些努力也都是值得的。

《》在1993年12月曾经发表过题为《奥拉朱旺无法为队出战》的报道,文中就指出了当时奥拉朱旺虽然已经入籍,但加入梦之队仍有两大阻力,

第一是当时FIBA规定,球员入籍后需要至少三年,才能成为该国的归化球员,

奥拉朱旺拿到护照在1993年4月,但向FIBA提出申请已经是1993年9月的事情,如果按照后者开始算三年,就将错过本土的亚特兰大奥运会;更大的阻力则在于,

奥拉朱旺17岁时曾经代表尼日利亚国青出赛,按照当时的规则,他就不能再穿上国家队战袍了。

多次申诉后,在1995年底,FIBA对奥拉朱旺终于开了绿灯,他被认可是在1993年4月拿到的护照,所以96年奥运会开幕时已经入籍三年以上,而有关“17岁以后代表一国出战将不能代表另一国”的规定,自然也是在此刻被细化确定下来,并且沿用至今。2021年东京奥运会上,曾经为国青出战的贾利尔-奥卡福,就变成了尼日利亚国家队的一员,算是两国在篮球上完成了隔空的双向奔赴。

时至今日,归化球员已经成为了国际篮球的普遍现象。以2022年亚洲杯为例,

来自亚洲的14支代表队,其中、韩国、巴林、叙利亚、约旦、黎巴嫩、印度尼西亚、菲律宾和中国台北等9支队伍都启用了归化球员,而剩余的5支球队中,伊朗、哈萨克斯坦也都有过使用归化的历史。

而欧洲杯的24支球队中,本届比赛有超过6成的队伍都启用了归化球员。翻看剩余球队的过往历史,本届未带归化的以色列、捷克、芬兰、(上图左即为归化杰特)、比利时、英国等,队史上都有过非常著名的归化球员。从未有过归化的队伍只剩个别,即便是这几个国家,现在法国队已经把恩比德入籍的事项提上日程,塞尔维亚男篮虽然没有归化球员,但女篮也早就拥有了来自的伊冯·安德森——依此看来,FIBA秘书长扎格基里斯4年审批了数百份申请,应当是言下无虚。扎尔吉里斯还表示:“国际篮联委员会已经针对归化问题进行了多次讨论,并得出结论,

委员会一致认为,严格遵守每队11名本土球员,并允许1名归化球员的规定,这样的平衡方式才是正确的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